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 > 法院文化 > 法官随笔

珍藏的那顶“大盖帽”

来源:   发布时间: 2017年10月22日

    陈维凤

  夏去,秋来。收拾衣橱的时候,又触到角落里那顶大盖帽。打开套封的袋子,细细端详这顶藏蓝底镶红边前后微翘的法官帽,不由得想起过往的那段青春岁月。  

  大盖帽是与红肩章配套的旧式法官服的行头。2000年换装后法官服装更改为法官袍和西式制服佩带小胸徽,大盖帽早没了用武之地,但那是我进入法院后里程碑式的标志,见证着我的法官岁月和一代代法院人的成长历程,当然舍不得扔掉,于是便用塑料袋装好放在衣橱的一隅。  

  提起大盖帽,多数人会不由自主地想到那句著名的顺口溜:“大盖帽,两头翘,吃了原告吃被告。”这句话当然有对法官的歪曲和误解,也有一定层面上对司法不公的不平则鸣,反过来透过现象看本质,它其实更反映着“大盖帽”的威严与神圣。  

  记得有次回老家,邻家一个八、九岁的胖侄儿见了我,好奇地问我:“姑姑,你咋没戴大盖帽啊?”我笑问他:“为啥非要戴大盖帽?”“爸爸说,姑姑是大法官!”我摸着他的胖脑袋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:“大盖帽可不是随便戴的,要等开庭审问坏人,批评他犯错误时才能戴呢!”“噢——”胖小子似懂非懂地点点头,又认真地看着我的脸,似乎在研究我戴着大盖帽审问坏人该是个什么样子吧?  

  其实,我那时刚进法院不久,还没有配发服装,但我又不想毁坏自己“高大上”的“大盖帽”形象,于是做了这样的解释。  

  好容易盼到发上了服装,当时我还只是个书记员,平常无须戴帽,但我与同寝室的宁,我们盼望了好久才配发的服装啊,怎能不穿不戴呢?那之后,我俩几乎是衣不离身、帽不离头。当时我在经济庭,小宁在民庭,法院最大的两个庭室,开庭多,又常常开到很晚,吃不上饭是常有的事。那时,法院对着装也没有现在这样的限制和要求。我们两个总是相约着一起去小吃摊喂肚子,一路上,我们两个全副武装,任凭路人怎样侧目,我们坚决目不斜视地昂首阔步。小吃摊多是在路边,我们两个大多都“谦虚”地找个不起眼的角落坐着,意在不引人注目,但两个“大盖帽”正襟危坐在那儿,想不引人注目实在是难。我俩便越发的谦虚谨慎地吃,现在想来,自我感觉素质还算是比较高,比较注意法官形象。  

  闲暇时,两人一起逛街,手挽手走在路上,面上一本正经目不斜视地交谈着,心里却在想着:多美的一道风景啊!你瞧,回头率那个高!想着想着不由得笑了。儿子一旁看着,纳罕地问:“妈,你笑什么?”我便跟他说起我们这些大盖帽情结和故事,儿子捂着肚子蹲在地板上笑得喘不过气。自己想想那段傻傻的日子,也真恨不得有个地洞钻进去,心里也实在纳闷:那时,怎么就那么疯狂呢?!  

  如今走在大街上,真怕那时见证我们两个的人还认出当年的我们,多么希望他(她)们都已老得记不清世事了啊!每次上下班与宁相遇,我都忍不住笑一笑,常人理解是同事之间见面打招呼,而我内心里却是多半想起我们两个的傻瓜岁月。  

  再傻的日子当然也不能重新来过,何况那段时光已像默片时代的黑白电影深深根植于脑海,于是只能阿Q式的安慰自己:谁又不曾年轻过呢?谁年轻时不会疯狂、不会犯傻呢?况且,这其实是蕴含着我们对法官职业的挚爱与敬仰。  

  青涩的法官岁月渐行渐远,我已慢慢地成熟起来,大盖帽也换成了法官袍,调侃的话仍是不绝于耳,新顺口溜又应运而生:“法官袍,镶红边,吃了这边吃那边”。这多少折射出当事人或社会公众对司法不公的不满,更有对司法公正的需求与期待。随着司法改革的深入、司法公开的深化,相伴而行的是对执法办案、司法廉洁、法官行为规范和着装的严格要求。新时代的法官们不会再像我们那样犯傻,当然也无缘领略“大盖帽”的风采,无福体验我们那样一份对“大盖帽”的深深挚爱之情,没有遗憾的遗憾着我们那样的“大盖帽”岁月……

关闭
版权所有:网赚项目大全 ICP备案号:鲁ICP备13032396号
地址:山东省海阳市北京路81号 电话0535-3222202 邮编:265100